2007年12月11日 星期二

我有羽毛‧我會展翅

Standard
剛跟父親吵過一架,我們吵架不外乎就是對某些事的見解不同。近年來除非是突如其來的大吵,多半時候只是耳聞不回應,就這樣避開了取多爭執的機會。

老實說,我老是被父親抓得緊緊的,保護的異常的好,各方面的起步與發展,也都是因為他而啟蒙。從他身上,我的確學會了很多平常人沒機會接觸的東西與經驗,也看到了許多未來的目標和前景。就因為這些不同的經驗和想法,無形之中自我限制了不少事情,因此有很多時候不像同年紀的人一般自在,但也讓我感受到這世界的多采多姿。

我慢慢長大,雖然就全方位來說,我仍是生澀的小毛頭,但就部份成果來說,我卻也有一定的功力和能力,尤其某些特定領域,我更是投注完全精力去一窺天地。不知不覺,在這些部份,已經漸漸超出父親所能掌控了解的範疇。一切來的這麼不著痕跡,當然在這兩方面見解所產生的爭議,也越來越頻繁。

就某些領域,父親雖然已經不能再提供我更多知識,但是他嘗試告訴我更多的心,我很感激。可是父親的不放手,卻也讓我步步艱辛,彷彿我了解更多,我就有更大的問題一樣。如此而爭吵,一點都不必要。羽毛長出來了,卻要我一根根拔掉,更是不必要。怕我著涼,又為我植下更多的羽毛,這又是何苦?

我曾經嚮往奔放體育,嚮往揮灑藝術,嚮往打滾人際,但是,如今卻一一捨去。因為你讓我瞭解,如此盲目嚮往是沒有未來的。今天,我只是個在大型溫室中的花朵,巢中的殘雉,已經沒有了過去的一切。如此的我,能不堅持僅存的一些理想和想法嗎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