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08年12月20日 星期六

觀察者與被觀察者

Standard
身為一個觀察者,可以無情的看著目標,總能用最理性的視野,注目著眼前的渺小微物。當局者迷,正好反過來描述了觀察者之不迷。被觀察者,卻總是用最直觀的方式面對當前的狀況,喜怒哀樂表於臉上,往往想不開也想不透。於是,藉由觀察自己能夠容易的體會到,觀察者與被觀察者微妙的差異,以及當局者無法輕易掌控的心理狀態,甚至是因此影響到身體上的『病痛』。

生氣時的情緒,影響了當時幾乎所有的思考,不過,很有趣的,縱使當時的想法和反應都不經大腦,還是會下意識的,避開許多自己不希望公開或不想牽扯的議題,甚至會以閃電般的速度為自己找尋到出路,以逃避提及某些話題。生氣時所影響到之心理深度或許並不大,但許多反應卻常出乎意料,心中一瞬間的念頭,都會經過下意識的過濾之後,脫口而出。因此,所謂的『激將法』,其實也不過只能讓人說『是、不是』與『要或不要』,對於要當事人全盤托出某件事,似乎沒有什麼幫助。

與生氣相反的開心,是一種麻醉藥,會讓人短暫忘掉一切不想記住的事,但開心也有分深淺,一般的嘻嘻哈哈,只是單純的麻醉藥,而有些愉悅,確是有可能成為一把雙面刀插在心裡,隨時有可能讓你對麻醉藥上癮,一但解開便痛苦萬分。

最有趣的一種情緒,是憂鬱的現象,除了壓抑自己會造成憂鬱之外,有時莫明的突發事件,如失戀、寵物死掉等,也會讓自己茫茫然,甚至是胸口鬱悶、呼吸困難,身體的許多無中生有的病痛不在話下。以觀察者角度乍看之下,明明是如此大不了的事情,卻完全想不透為什麼可以令人這麼的難受,當下,在觀察者與被觀察者之間,明明顯顯的存在著一條深溝。常聽有人想不開、自殘,都是在這莫明的心理壓力下發生。但在這狀態下,其實腦袋是格外的清醒,扣除掉那莫明的想不透之外,卻能夠很快的想明白其他複雜的事,當然有些時候也包括了幻想與妄想,大腦彷彿在為這壓力尋找解答,全速的運轉。之前曾有篇論文寫道,人在憂鬱的時候,會變成天才,實驗中甚至能夠快速解開非常困難的數學式。換句話說,有人在失敗中重新振作而取得日後的成功,或許也不是沒有道理,因為,人人都有機會可以變成 IQ 200 的天才。

不過,除非是重度憂鬱到成精神病之外,通常一段時間過去,憂鬱的情緒便會逐漸解開,不知不覺中,我們的腦袋已經將一切事情都宣洩掉。坳不過去而走上不歸路的人,卻也真是可惜,何不趁憂鬱時多讀點書,多想些絕世的困難問題呢?難得頭腦超頻呢!

所有情緒中,最無聊的就是哭,哭真的沒什麼道理,任何的情緒都有可能導致哭,也或許是男生從小到大都被要求不要哭,所以對哭沒什麼感覺。

一邊很冷靜,一邊水深火熱,這是觀察自己最有趣的地方,當局者往往會對某些事有特別直覺性的敏感,令人匪疑所思。旁人要經過一翻思考後,才知道原來是這麼回事。舉例來說,有人對某些批評自己的話特別敏感,因此而會引起憤怒,他們能夠非常迅速的抓住表面上的批評或影射、引伸式的批評詞語,那怕別人在講這句話時是無意的,在某些方面來說,這或許也能算是一種情緒造就天才觀察力的實例呀。

常聽老人家說,每經過一些事,回頭再想想,人生呀,就是這樣的酸甜苦辣才美好。在自我觀察的過程中,卻也不禁體會到這一回感觸。雖然,與同一時間的情緒矛盾,在心理形成很奇怪的對比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