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09年1月17日 星期六

水滴

Standard
一顆水珠滴下來後,會往哪流?直至今天,仍苦腦於這簡單明瞭的問題。

小時候,總是覺得未來很容易,訂定目標向前邁進,遲早都能達成。時間證明,小時候的目標,卻不過是逃避的藉口,等到畢業如何、幾歲又將要如何?而最終面臨到當下,卻又會再次改變計劃,今天要如何、過幾年後又如何?逃避心理依然不變。

相信多數人都並不熱愛自己當下所學,總是怪罪當初的選擇。沒錯,其實我也並不熱愛學校的主修學科,總是懊惱自己當初的選擇愚蠢,逼得自己像無頭蒼蠅一般,到處找尋心所嚮往的方向。看著許多『理論』學者,宣揚著培養第二專長的理論,總深覺諷刺。學者忘記了,自己一直是只有一個專長『嘴砲』,而橫行天下,自己不培養第二專長,卻一直提倡以第二專長提升競爭力。在我看來,與其說是培養第二專長,還不如說是找尋一個自己打從心理熱愛的方向,可以一輩子扛著的甜蜜負擔。

表面上的專業,和熱愛而成的專業,往往程度上就差了十萬八千里,縱使是孫悟空,也得翻一個前無古人後無來者的筋斗才能躍過。靜下來想想,若只是為了五斗米,而一輩子培養專長和專業,那也太過於可悲,一個缺少感動的生命,何苦去維持住它,草草自我了結便是。

歷史上,無論在哪個多麼艱苦的時代,藝術總扮演著潤滑劑的角色,各式『發自內心』的創作,才能發揮出熱愛的感動,或許不能感動他人,卻能感動自己支撐自己。幸運的我們,生在這個時代,有太多的未來可以前進,藝術早已不限於傳統的音樂、繪畫、文學,可以是科技創新或是思想創意,或是更多更多熱情的創作。

升學季節將至,許多多的朋友們,都將未來寄託在學歷和未知的幾年後,從一些交心朋友的接觸中,可以很明顯看到他們臉上的憂慮,他們雖不願承認,卻早已明瞭考研究所或更進一步進修,不過是逃避現實的方法,這就就像買了張彩券,希望在幾天後能後有大獎降臨一般。令人感到痛心和可悲的是,過程中他們臉上充滿了無奈,不見其熱情的笑容。

反省自己,我是否找到了值得我投入的方向?我是否有熱情寫在臉上?擁有廣泛的興趣,是否能一一發揮?欣慰的是,現在勉強日子過得去,又可以回頭思考,一顆水珠滴下來後,會往哪流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