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10年3月1日 星期一

夜,寂靜

Standard
也只有在獨自一人時,才能清醒的與自己對話,於大樹底下偷偷埋藏的思緒,此時會猛然湧上心頭,而靈魂末端的枝葉總自顧掉落。

夜有多麼靜,心跳的聲音卻如此吵雜。惡耗了一整晚,解不清的工作乾脆直接扔在一旁,開始細數著在微弱燈光下忽明忽現的嗡嗡飛蚊,傾聽自己心中的聲音。

驚呼,忽然一陣癢感襲來,將一切停滯的夜又搔動了起來。此時怒氣盛起,我面目掙獰如惡鬼一般,非與飛蚊理論究竟不可。

『唉,你長得比較高大,血多到都可以把我淹死好幾輩子,而我只求貴人賞碗飯,讓我活命罷了,你又何必吝嗇?這世界死氣沉沉寂靜又孤獨,我們相伴不是甚好?』眼前那飛蚊老兄,收起翅膀,坐在眼前電腦螢幕上嘆息說著。

『我並不介意血被吸,而是介意心情被打亂。平時的一切種種已經令我夠煩燥了,現在,只想不要被打擾的思考著。』我說。

飛蚊老兄瞥著頭看了看我,似乎看出了什麼端昵。

『哈哈,你不過就是不相信人而已,不想與外界接觸。就像我,我也不相信你心情好,就會讓我飽餐一頓,還不如我自己找機會大大咬上一口。』飛蚊老兄表現得一付很懂的樣子。

『我在想的就是要不要再給一次機會,將信任再一次留給一個人。畢竟,曾經能信任,也花去了不少時間培養,但就是因為後來有一連串太多太久的猜疑,才讓我越來越痛苦,變了一個人似的。尤其很多話不敢說,更讓情況惡化。害我現在一切收進心底,只有在這時候,才會拿出來想想。』我說。

『想通了,隨時都可以重新來過啊。只要你和其他人願意溝通,有什麼不好重建信任,就像現在我和你一樣的交談簡單,你我不都開朗許多。』說畢,飛蚊老兄飛了起來,搖搖晃晃的從燈光邊緣隱沒。

『若是可以,我也想單單純純、平平淡淡的去維持這關係,不要再有什麼無聊的猜忌亂想。』我邊說,邊伸了一個懶腰,準備開始繼續工作。

我話還沒講完,又感到一陣騷癢,反手『啪』一聲,滿手鮮血。仔細一看,原來,飛蚊老兄已死於我掌下,身驅四分五裂、鮮血淋漓,這似乎說明了人類永遠不可能與蚊蟲互相信任。

接著,早晨的陽光也打亂這夜,一切思緒又沉回樹下的時光寶盒,等待著下一次的開啟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