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10年9月21日 星期二

你不需要自由

Standard
曾幾何時,『自由』兩字變成了信仰,更變成了宗教狂熱,終以救世主姿態降臨。確實,我們都不喜歡被鎖在一片漆黑毫無自由可言的房中,許多心理實驗也證明了這樣做會造成人們發狂,但是自古到今,絕大多數人類被鎖在地球表面上卻也不曾為此發狂,尋思,自由有這麼重要嗎?我們又真的需要自由嗎?或許,我們只需要有能夠發洩的管道,其實自不自由一點都不重要。

歷史上為了自由而戰的事績何其多,有人為獨立而戰,有人為自己生存權利而戰,更有人為地位而戰,無論如何,大家追求的不過是長久心理壓力的出口。反觀當前科技業,近來開口自由軟體,閉口也自由軟體,暢導『自由』已不是為追求瓶頸出口,而是種貪婪的表現。到最後,雖不花分毫取得和掌控軟體各種權利,卻花了更大的代價去維護,甚至可能因無法控制而走火毀滅。

說到底,身為科技產業的商人要的是什麼?到底是軟體業合作廠商口袋裡的錢?還是市場上的錢?

一個通過重重升學考驗,有一技之長的精英,花了數十年成就一身,使用他們身上的東西,都有每個月個把萬的價值,更何況一個通過重重研發關卡的軟體,餵飽這些軟體的龐大成本更不在話下。而將這些軟體成本放在自己身上,更是種風險和壓力。所以,各自放出口袋不屬於自己的餅,丟掉這份不需要的自由,讓所有人共同追求最大利益不是更好?

一個商人或商業機構,追求利益的出口,無可後非,不過,一個皇帝可以穫得大片江山,卻不能任意奪取民脂民膏,更是不能忘記。

後記

若自由軟體不能勝任,就算熱愛自由軟體,也不應貿然使用,否則造成的後遺症,可不是打出『義和拳』推廣旗織就能解決的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