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11年10月6日 星期四

Apple 大軍壓境,電腦王國準備好了嗎?

Standard
如果沒意外,Apple 將以低價重回戰場,掃蕩剩下的反抗勢力,用升級版的硬體,鞏固現有的防線。那麼,過去的電腦王國,準備好應戰了嗎?顯而易見:『還沒。』

我們可以期待,接下來手機裝置的局面很可能是三分天下:『Apple、Nokia、Moto』,他們分別背後擁有強悍的軟體公司或團隊支援。雖然 Google 目前沒有說要開始親自投入戰場,但是品牌和代工合體後的 GMoto(Google + Moto Mobility),難保有一天不會自己殺出條血路。就算是台灣當前的對手 - 『韓國』, Samsung 也擁有著自己的軟體系統。那麼,電腦王國怎麼辦?身為電腦王國的國民,不免擔憂起這樣的局面。

舊時代王者的現實

郭董已經證明,鐵血毛利之下除了逼人跳樓之外,缺少政府『幫助』後,現在才正要開始體現代工產業下應有的利潤和風險。在這薄利又不景氣的時代,比誰和銀行借的錢多,已經不管用了。

缺少商業模式的資訊產業

如果有夠大的商業模式或願景為前提,就算是當年 PC 時代的『大補帖』歪風,都能有掀起錢潮的機會。任何點子和創意,都足以大舉刺激商業發展。

今天,拼命的生蛋和不停的脫皮,算斤兩的生意,卻已經變成主流。

硬體廠商心中的不平衡

還記得當年 PC 獨霸的年代,微軟一舉跳上枝頭,收盡一切好處。硬體廠商雖然拼命做,扛下所有生產風險,但每台電腦所獲得的利潤逐年降低,直至今天這『毛利』的勢態後咬牙苦撐。反觀微軟靠著數不清的五毛光碟片,賺得荷包滿滿。現在殘存的硬體廠商,誰不恨得牙癢癢?所以只要有機會解決微軟,讓原本應該進微軟進自己口袋,何樂而不為?

此外,Apple 以一家非硬體製造商的身份,用 iPhone/iPad 打下一片江山,讓所有人失了面子也失了市場。沒有一家廠商不這麼想:『既然 Apple 可以從一家軟體(或稱為系統整合)的公司,跨足到完全不相干的手機產業,那麼,身為硬體製造商的我們,為什麼不能跨界成為 Apple 呢?』

於是,成為『類 Apple 公司』變成這些傳統 PC 製造商的夢。

Android 滿足了硬體廠商心中的不平衡

終於有機會可以自己掌控作業系統,不用再給微軟或任何系統軟體業者半毛錢。各家廠商無一不開始宣布自家有完整的系統技術團隊,可以針對作業系統做任何改進和維護。對硬體商來說,有了一個可以佔有的作業系統後,這不就代表:『我也是 Apple 了嗎?』

於是,喊出各種軟硬、垂直整合的『口號』。

Open Source 讓所有人忘了自己如何起家而 Apple 以前怎麼失敗

還記得當年,Apple 推出了個人電腦,就如同今天的 iPhone/iPad 一般的封閉。爾後,被 IBM 所領導的 PC 大軍所打敗,台灣因而開始有電腦王國的稱號。今天的各家硬體製造商,都是當年聯軍中的一份子,靠著開放的標準和朝共同目標努力而起家。

二十多年後的今天,這些聯軍將領,確因眼紅於 Apple 的名利雙收,無一不走起與 Apple 相同的路。

為了創新而創新

看到 Apple 投下的原子彈,任誰都會想:『有武力才能當王者。』因此,所有廠商在軍備競賽之下,只看到眼前的船堅炮利,已經看不到『內求』的重要。徒打造出外表亮麗的艦隊,卻沒有經營的觀念,也沒有足以支撐的知識基礎。

當別人正在突破自己,我們的創新正在煩惱『如何快速現代化』。

已經沒有進步可言的產品

機海策略,可以針對各種客群做攻略。但這樣龐大的研發、製造成本和時效風險,造成商品可以有嚴重問題的『遣規則』。

如果想要問題獲得改善,『請買下一代』已經變成廠商業務很容易說出口的『官方建議』,更可怕的是,就算買了下一代產品,問題可能依舊。

把軟體當做隨用即拋的零件

硬體的零件,可以壞了直接換新,這批貨用不完下批繼續用。可是軟體卻是壞了不一定有能修,這次用完,下個產品可能放不進去。

過去的台灣的生存環境太注重個人戰力而缺少團隊協同開發,所以我們常常可以看到個人色彩濃厚的程式碼,然後時效性的因素加碼後,往往會產出他人難以維護,甚至是無法再利用的軟體。

當沒有實體成本的軟體,變得無法維護和改進時,反而變成日後嚴重的人力成本浪費。

活在灰色地帶的廠商

PC 時代,系統有問題我們可以罵微軟。手機時代,如果用 Android,我們罵 Google 也沒用,因為我們不是 Google 的客戶。罵製造商也沒用,因為很可能是 Android 本身的問題。

不過,有一種狀況更棘手:『系統被廠商修改後產生的問題,但第一線服務人員為守住戰線,直接推給 Google。』


立刻決定!不當對不起自己和後代的廠商!

身為後輩,不期望能給予當年聯軍的名將們當頭棒喝,也不認為老大哥們不懂當前困境。只是希望,前輩能留下一條讓後代好走的路,指明一條我們應該走的路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