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09年8月29日 星期六

盡信書不如無書,任無書不如造書

Standard
書,載文記字之功用也,乃人造物。文雜,詞誤,字歧,義鈍,皆常事。況執筆者亦非聖賢,能悟不可書,能書不達義,無可厚非。面目和善者,或讀書,或習字,心於書之求道,而屢限自身悟不得者眾,誤習非方圓者則已,錯解其義者甚悲矣。

冰於水,終融而無跡,承源接續,乃不變之定律;異物於水,或溺,或濁,非道德也。同文重義,於閱者異,倘不思源不解續,文無義,無功徒勞;明文謬義,如溺濁水,正道不得入,正路不可取,雞鳴狗道之物。

常有莊周寓言,盛載冰水,卻為解義說書者染之,於後世沉浮,歸宗不可,清談自成其道,盡信書焉?追源無書,還原其貌,自然天成,閱者無不拍案叫絕,又何需多言?

無書追源亦無續,應當造書成命。既執書,必慎要點提綱,內求脈通,外求載無誤,內外同證,利己且濟世。

自愧常提文不慎,望步正軌而改之,文以示無書之道,自許。